【唯寬可以容人,唯厚可以載物】一個人是不是「小人」,看「這3個地方」就知道了

孔子說:「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即與之化矣;

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

與品行端正的人相交,不僅令人舒服自在,同時,也能夠在潛移默化中,品行得到提升;

與品行惡劣的人相交,不僅令人煩惱不斷,同時,也會在不知不覺中,被扭曲了三觀。

一個人只有及時識別出小人,果斷疏遠,才能讓自己避免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心胸狹窄古語云:「唯寬可以容人,唯厚可以載物。」

品德高尚的人,往往有一顆容人之心。

他們允許別人比自己優秀,甚至還會主動幫助別人,變得更優秀。

所以,他們往往能夠得到眾人的支持與信賴。

小人則不然。

他們嫉賢妒能,一旦發現身邊有人比自己更優秀,便會不擇手段地去詆毀、侮辱。生怕對方搶了自己的風頭、奪了自身的利益。

他們即使德不配位、才不配位,也仍然不愿意把位置,讓給真正有德、有才的人。

當他們勝任不了工作,出了問題,卻又極善于把責任推卸給其他人。

如此做法,只會讓他們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中。

愚者互斥,智者互容。

一個人容得下旁人的優秀,那麼,往往也會贏得他人的「欣賞」。

如此,方能互幫互助,行穩致遠。

花言巧語人性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喜歡聽「悅耳」的話。

小人便抓住這個特點,以「花言巧語」來迷惑別人。

很多人就是由于小人說了太多「悅耳」的話,而逐漸對「小人」產生了好感,放松了警惕。

結果,落入小人的圈套之中,追悔莫及。

有人可能會問:「那如何判斷說悅耳話的人,是不是小人呢?」

判斷的標準,只有一個,那就是看他說的話,是否符合事實。

如果符合事實,那麼,就是在真誠的贊美;如果不符合事實,把缺點粉飾成優點,把人為的失敗,粉飾成客觀原因導致的失敗,那麼,就是在諂媚、逢迎了。

與花言巧語的小人相交,雖然會獲得短暫的「愉悅」,但長期來看,卻有著巨大的危害。

小人之所以為小人,就在于他們毫無底線。他們雖然「花言巧語」,卻往往有著殘忍的手段。

俗話說:「忠言逆耳利于行。」

很多時候,對我們有益的話,是不那麼「悅耳」的。

一個人最大的清醒,就是寧愿去聽「逆耳忠言」,也要遠離那些「口蜜腹劍」的人。

媚上欺下有人說:「媚上者,必欺下。」

深以為然。

一個人,如果總是喜歡諂媚上級,那麼,他就需要把在上級面前損失掉的尊嚴,從下級那里找回來。

在小人看來,人與人之間本來就是不平等的。

所以,他們甘愿在上級面前卑躬屈膝,拋棄人格;又理直氣壯的在下級面前,表現出一副「高高在上」、「盛氣凌人」的模樣。

孟子說:「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

放棄自己的尊嚴、諂媚上級的人,雖然可能獲得暫時的利益,卻決不可能獲得上級的尊重;雖然可以驕橫的對待下屬,卻決不可能令下屬心服口服。

內心正直的人,能夠堅守底線。

他們不會刻意的討好上級,也不會苛刻的對待下級。

所以,他們能夠獲得眾人的尊重與認可。

一個人最真實的人品,往往體現在如何對待地位比自己低的人上。

如果說對上不卑,是骨氣;那麼,對下不傲,則是一份難得的修養。

結語:

子曰:「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

君子不論做任何事情,首先想到的是道義;小人則只關注利益。

與堅守道義的君子相交,是令人放心的;與唯利是圖的小人相交,則需要步步留心,時時提防,令人身心俱疲。

愿妳我,都能有一雙慧眼,親君子、遠小人。

與君共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