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絳:女人變得精致,一般從「兩件事」開始,這才是不簡單,能悟透的人不多!

這個時代,人人都在提醒女人要變得精致,卻沒有人告訴女人如何才是真正的精致。只有那些消費主義在不停的告訴女人,要愛自己。

愛自己就是給自己買最貴的化妝品,想過精致的生活,就要舍得給自己花錢;想擁有一個精致的自己,就要懂得保養自己,賺的錢一定要舍得投資在自己身上。越是浮夸的現狀,越能讓我想起楊絳先生精致的一生。

她的精致不是山珍海味,而是家常小菜,因為有最愛的兩個人和自己一起圍坐在餐桌前,處處散發著人間煙火氣,所以很精致;她的精致不是華麗衣著,而是樸素布褂,因為自己的氣質能撐得起最簡單的衣服,不由得散發一種氣質,所以顯得精致。

她的精致不是擁有一切,而是與世無爭,過著自己最簡單的生活,因為精神上的高潔,所以顯得精致。從楊絳先生身上,我們學到了女人想要變精致,往往是從以下兩件事情開始的。

一:給物質做減法

在人生前進的道路上,我們要不斷地給自己的欲望作相應的削減。每個人從一出生本就一無所有,后來得到的一切都是命運的饋贈,一個人一生中能擁有多少,完全取決于自己有多少能力,沒有人能得到自己能力范圍之外的東西。

所以,懂得適時減少自己的欲望,才會行走的一身輕松,被欲望壓彎了腰的女人,是不會有氣質可言的。楊絳先生一直到耄耋之年,依然擁有著淡然處世的氣質,優雅是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柔柔的感覺一如她寫的文字。

她這一生,因為自己出版的文學作品和翻譯的外國文學著作,得到了不少錢財,可是在她近百歲之時,悉數捐給了她的母校清華大學,特意成立了一個讀書基金,用來激勵那些年輕人多讀好書。

除了楊絳的原生家庭是書香世家之外,楊絳讀過的書,也變成了她性格的一部分。她深知讀書能夠獲益,所以一直鼓勵年輕人多讀書。她對物質的欲望是十分少的,最喜歡的就是最簡單質樸的生活,她這一輩子出版無數書籍,卻沒有舉辦過一場新書發售會,有很多人都踏門而至,她卻偏偏不喜社交。

楊絳和她的丈夫錢鍾書之所以能恩愛到白頭,大概也是因為他們倆有著相似的共通靈魂。錢鍾書也是淡泊名利的人,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事情,便不會再去要求其他。他們都喜歡過簡簡單單的日子,就像楊絳在《我們仨》中回憶的那樣:「我們這個家,很樸素,我們三個人,很單純,我們與世無求,與人無爭,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著力所能及的事情。」

一個女人,倘若欲望上要求得太多,一些野心便會毫不掩飾地寫在臉上。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也許會做一些違背自己初心的事情,變成一個欲望上的奴隸,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為了爭奪自己想要的東西,人會不自覺地變得尖酸刻薄,對周圍的環境容易感到緊張,這樣的女人,永遠也沒有辦法有氣質。

二:給精神做加法

女人的氣質,不是外表有多麼絢麗,而是精神世界非常豐富。學會給自己的精神做加法,是變精致很重要的一步,女人一定要馬不停蹄地豐富自己的內在,充實自己的內心,讓自己的精神世界不再貧瘠。

多去經歷,在經歷中洗盡鉛華,而不是被各種事物迷入眼中;多去感受,不要只看事物最表象的一面,在感受中形成自己的思想境界。要給精神做加法,除了多去經歷世界之外,還有讀萬卷書,愛讀書的女人沒有一個是氣質不佳之人。

楊絳對于書的熱愛,已經超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疇,書早就成為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曾說過,自己可以三天不吃不喝,但絕對不可三天不讀一頁書,身邊沒有書,她就會感到不安。她在書中讀別人,也在書中找自己。

三毛也是如此,她總是喜歡身著長袍,長長的頭髮沒有做過任何修飾,甚至有一些干枯打結,臉上也是最原始的小麥色,不施任何粉黛,可是三毛卻具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

陳數也是一個以氣質取勝的女人,她可以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去過一段時間慢生活。品品茶、賞賞花、練練瑜伽、寫寫書法。在她看來,一路不停地向前走,是對自己能量的莫大消耗,如果自己很長時間沒有休息,沒有提升自己的內在,那麼生活必定會變得枯燥無聊。

不停地輸出,只會讓自己的內心變得愈來愈匱乏,所以她寧愿放棄一部分工作,也一定要給自己留一段充電的時間,進行靈魂的灌輸。她說:一個女人,氣質上的出眾才是真的出眾,而氣質上的出眾,則來源于這個人的內心。

喜歡讀書的女人,氣質不會差,命也不會差,尤其是在這樣一個快節奏的生活時代中,能夠慢下來用一本書浸潤自己的靈魂,本身就是一件十分難能可貴的事情。

女人在年輕的時候,不要只想著改變自己的外表,讓自己的外貌看起來更精致沒有錯,錯的是只知道顧全外表,變成了一件看之精美,食之無味的藝術品。真正的寶藏,是那些看起來整整齊齊,越琢磨越有味道的女人,這樣的女人,才稱得上是真正的精致。

推薦楊絳先生的散文集《我們仨》給大家,這是一本回憶錄,她在九十六歲那年回憶了自己、丈夫錢鍾書和女兒錢瑗的一生,關于什麼是最好的家庭、愛情和婚姻,書中全都有答案。也許,學會且悟透了楊絳先生的生活方式,我們也能離真正的精致,更近一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