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負責的員工,反而活得最累?」職場中,越是「負責任」的員工,越是不快樂,永遠都是輸家

作為積極進取的成年人,我們每天繃緊了神經,轉成一個陀螺。看起來激情四射,實際上身心疲憊不堪。

然而再緊繃的神經,也有繃不住的時候。成年人崩潰的新聞隔三差五出現:前有坐在燒烤攤前嚎啕的男子,后有蹲在路邊上痛哭的小哥,和只敢在寂靜深夜里發泄的女子……

對此,有人表示不理解——「都是成年人了,怎麼還這麼容易崩潰?」

這是因為,他們往往責任感太強,肩上的擔子越重,壓力就越大,也越容易崩潰。

01 極度負責的成年人,對自己負責了嗎?

極度負責的人,承受了更大的心理壓力。工作和責任掛鉤, 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

他們要對公司負責,對家人負責,對同事和朋友負責。工作,家庭,個人生活,人際關系等著處理。

每天加班到深夜,生活被擠壓成兩點一線,公司和家來回倒騰。

富有責任感,是一個人的加分項,讓人引以為傲。然而凡事都過猶不及,責任感一旦過度,就成了擊垮一個人的元兇。

02 擊垮成年人的「責任感」

要負責的事情太多了,這些成年人只好更加拼命地工作。因為在他們身后,有家人,有公司,有朋友,全都不能辜負。

然而長期的高強度工作,勢必會給人的身心帶來不利影響。

有調查顯示,我國每兩個職場人中,就有一個處于抑郁狀態。每年由于工作壓力而自盡的更是大有人在。

哲學家羅素說:「人類應該用20%的時間工作,用80%的時間生活。」

這話放到現代,情況卻恰好反了過來。

除了睡覺時間,許多人不是在工作,就是在為工作做準備。對于工作狂來說,可能夢里都在工作。

是什麼壓垮了一個頂天立地的成年人?是無時無刻的忙碌運轉,是沒有一個喘息的時間,是突然感受不到生活的美好。

以前的人們,下了班就誰也找不到,能將工作完全拋開;回到家就能陪伴家人;躲起來就能遠離人群,歲月靜好。

現在的人們,焦慮情緒爆棚,加班時牽掛家人,下班時擔心工作,獨處時憂心未來。無論去到哪里,都被牽扯著,束縛著。

工作入侵了家庭,家庭占據了個人時間。生活的強度和密度讓人窒息。

他們像一個永動機,不停地轉,沒有時間停下來感受生活。

生活體驗一旦變差,離崩潰也就不遠了。

有人會說,既有野心,想擁有體面的生活,又想過輕松的日子,又不是富二代和拆二代,哪有這種好事。

沒錯,想要把所有人的希望扛在身上,過上高質量的生活,是要承受許多壓力。可是難道就沒有辦法平衡工作和生活,擁有一個好的生活體驗了嗎?

03 放松大腦和身體,幸福指數更高

辦法還是有的。

(1)劃清工作、生活、個人的界限感

我們首先要給自己留下完整的私人空間,將工作和家庭都驅逐出去。

換句話說,就是要有工作、生活和個人的界限感。

個人空間是一個人精神力恢復的場所,不應該被模糊掉。

法國是最會享受生活的一個國家,法國人將工作和生活分得十分清楚。他們的一天無論多麼忙碌,都會留出一個閑暇的時光,停下來反思自己,談論和感受生活。

這小小的停頓,能恢復身體的活力,讓人對生活充滿熱情,明天和今天不一樣。

下班之后,我們可以給自己留出一小段時間,不接觸任何工作,不陪伴家人,不關注網上誰誰誰出軌,只用來和自己相處。

(2)學會冥想

TED有一個演講,演講者提問,你上一次什麼都不做是什麼時候?沒有短信,沒有網絡,沒有食物,甚至沒有思考。

觀眾一臉茫然。這樣的時刻存在麼?

自從智能手機和互聯網出現之后,我們沒有一刻是停歇的。

就算是休息日,我們也是泡在互聯網里,不停地接收信息,大腦不停轉呀轉,沒有一刻能夠停頓。

不妨每天花十分鐘去冥想。閉上眼睛,以一個舒服的姿勢坐著或者躺著,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呼吸上,持續十分鐘。

你會發現,一開始我們能夠保持專注的時間不超過三分鐘。我們的大腦十分活躍,思緒很難停止,它總是飄來蕩去,腦子里不停地出現各種奇怪的想法。

而冥想的意義是,能讓我們往后退一步,以一種放松的狀態,看清自己的思緒,不去處理,任由它們來來去去。

如此,換一個角度去看困擾我們的情緒,就會發現, 在大多數時候,我們只是在為焦慮的感覺而焦慮。

我們所承受的心理壓力,可能只是自己的假想,或者原來只是一些小情緒,卻被放大了無數倍。

我們改變不了發生的事情,但是可以改變感受它們的方式。

短短的十分鐘冥想,能恢復大腦的活力,讓人更加自信和專注。

給自己留出足夠的空間吧,放松大腦和身體。

高壓生活很累,過度緊張更累,然而生活真的不必過成這個樣子。

偶爾把肩上的責任放一放,多給自己專屬時間,生活會更加高效、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