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短暫,世事無常】面對親人離世,不哭的人,往往是「這4種人」

人生短暫,世事無常。誰都無法預知生命的走向。生離死別是誰都不愿意經歷又不得不經歷的事情。

突如其來的離別總會將人打得措手不及,面對身邊人的離去無論多難過,都得擦干眼淚繼續生活。有人覺得人生是漫長的,就有人認為人生是短暫的。

有些感情在尚未遭遇考驗的時候顯得十分普通,但在經歷分離或打擊的時候其中的深情便格外沉重。

關于生死,《百年孤獨》里這麼寫:「父母是隔在我們和死亡之間的簾子。妳和死亡好像隔著什麼在看,沒有什麼感受,妳的父母擋在妳們中間,等到妳的父母過世了,妳才會直面這些東西,不然妳看到的死亡是很抽象的,妳不知道。親戚,朋友,鄰居,隔代,他們去世對妳的壓力不是那麼直接,父母是隔在妳和死亡之間的一道簾子,把妳擋了一下,妳最親密的人會影響妳的生死觀。」

親人離世是誰也逃不開的悲傷。生而為人,無論多大歲數,多麼堅強,在親人離世的時候都會格外悲傷,有的人嚎啕大哭,有的人精神恍惚,還有的人陷在悲傷的情緒中遲遲不能走出。

除了以上的表現,還有一種人完全不哭,淡定自若,有如此表現的人往往屬于以下四種情況。

傷心過度的人

人在極度悲傷的時候是沒有眼淚的,面對親人的離世,有些人從始至終都不會落淚,這種表現并不代表他們不悲傷,相反極有可能是由于太過悲傷,當一個人十分悲傷的時候機體就會啟動自我保護機制,不落淚就是機體自我保護的一種。

這世上有一種人越悲傷反倒越冷靜。他們在面對人生中的重大變故時不會輕易將自身脆弱的一面表現出來,展示于人的唯有堅強。

或許對大部分人而言,面對親人離世正常人都要痛哭流涕,可偏偏有那麼一少部分人不僅不會痛哭流涕,反而表現的像沒事人一般。

從心理學上來說,人在遭遇重大打擊的時候會進行自我情感隔離。說白了就是由于不想接受現實,這才不愿承認不愿面對現實。

傷心過度的人不會哭,他們為了逃避無法承受的悲傷而進行自我欺騙,將現實當做夢境,這才能夠表現得十分淡定。

需擔大任的人

哭是情緒的宣泄,同時也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情感的表達。但在生活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被允許隨心所欲地宣泄情緒,更不是任何人都能夠毫無顧忌地表達情感。

身份和地位限制了不少人的「自由」。當一個人肩上的擔子越重的時候,便越沒有資格聽從自己的內心。

面對親人的離世,有些人是注定不能哭的,因為他們需要撐起家庭不能倒下。尤其是作為家中「頂梁柱」的那個人,若不管不顧放任內心的悲傷,那麼這個家庭的責任,和故去之人的后事便沒有人能夠管了。

需要承擔責任的人是沒有資格隨便悲傷的,他們要承擔的責任越大,對情緒穩定的要求便越高。

越是被人依靠的人越沒有資格落淚,因為在他們身邊都是需要照顧的人。出于對家人的負責,他們也不會讓自己的情緒崩潰,自然不能輕易落淚。

情感淡漠的人

這世上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愛子女,也不是所有的家庭皆是可以避風的港灣。

有些父母對子女而言就是債主,仗著自己的身份對子女提出各種過分的要求。有些家庭不僅不能遮風擋雨,甚至根本就是風暴中心。

在這種家庭中長大的子女多半感情淡漠,他們不愿意與別人走得太近,一方面是出于對感情的不信任,害怕被再次傷害,另一方面是因為自身的情感缺陷,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與人正常相處。

情感淡漠的人不會為什麼事情感動,亦不會因為親人的離世有太多的心痛。

不少人會認為,那些為親人離世悲傷落淚的情況是出于血緣關系,事實并非如此,血緣只是固定的關系,真正能夠讓人感到痛苦難過的往往是更深層面的情感。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靠著相處建立起來的,若不能好好相處,哪怕是血緣親情照樣沒有感情。

特能隱忍的人

生活中有一類人特別能隱忍,他們無論是受到傷害還是不公,都不會輕易將內心深處的情緒表達出來。

受得住煎熬才能更加清醒,扛得住壓力才有可能將生活無限朝著自己內心的標準靠近。

那些面對親人離世能夠做到「忍住不哭」的人往往是十分自律的人。

每個人的處境各有不同,特別能隱忍的人總能在別人不能承受的事情上強迫自己坦然接受。

誰也沒有辦法保證人生的走向,可我們卻能控制自身的情緒,那些對自身情緒控制力較強,同時忍耐力有特強的人,在面對人生中的重大打擊時完全可以做到表現的像沒事人一樣,這不是冷漠,而是堅強。

隱忍自身情緒的人,不愿被人窺探到情緒的波動,這才表現得毫無波動。

用戶評論